女人秘密心事

《 上流寄生族》奪奧斯卡,財富不平等的危機不只存在韓國

一部韓國電影最近很有話題,勇奪奧斯卡多項大獎,可謂名利雙收。

這部叫《上流寄生族》的電影一舉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原創劇本、最佳外語片四項大獎,算上此前的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,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等等獎項,已經拿了60多個獎。

電影收益也不錯,據說製作成本1100多萬美元,現在票房已經1.65億美元。

劇情說起來不燒腦,金家四口人全都沒什麼正經工作,徹底的韓國底層階級,金家兒子偶然得到一個工作機會,去一個樸姓的富豪家當家教。以此為契機,金家人逐步設計全都來到樸家工作。

集體成功上位之後,金家人趁著主人全家出去度假的機會,開始在別墅裡體驗富豪生活,各種享受不亦樂乎。

當然,接下來的劇情你大概能想得到,這就是一個窮人寄生富人、貪心不足想要鳩占鵲巢卻終於被貪欲反噬的故事,感興趣的可以自己去看。

這部電影得那麼多獎,除了製作水準高,還因為它的現實意義強大,它討論了韓國乃至全球都日益嚴重、無法逆轉的貧富差距問題,看完讓人一聲嘆息。

《上流寄生族》中的窮人們,有三個明顯的特點:

電影的名字就定性了,窮人是「蟲」。蟲子會圍著窮人轉悠,金家爸爸吃麵包時會順手彈開桌子上的一隻蟋蟀(灶馬)。

寄生上流,韓國電影,貧富差距,社會階層

這是為什麼?因為他們住在濕冷的半地下室,衛生條件不好,容易生蟲。所以當街道噴殺蟲劑的時候,金家爸爸不讓關窗戶,說「就當免費殺蟲了」。

即使他們進入乾淨整潔、空間敞亮的樸家之後,金家媽媽也一語道破他們的處境,他們就像是屋裡的蟑螂,等主人家回來就會躲起來。

蟲,只圍繞著窮人們。

一、窮人往下走,富人往上爬

富豪樸家人的大部分行動線,都在向上。

富人的台階可以自由優雅地往上走,甚至可以讓狗狗一起走,台階高度低且寬敞,可以舒適的往上走。

寄生上流,韓國電影,貧富差距,社會階層

但是窮人金家的則剛好相反,他們住在半地下室,連Wi-Fi都要到窗口才能連上。

不止如此,他家在整個街區的地勢也處於下游,暴雨之後,他們要走很長很長的下坡路,才能回到家中。

回到家裡,他們只能眼看著家裡被水淹,馬桶湧出黑水。無力解決,此時居住地下室的窮人們只能去體育館暫住一晚。

寄生上流,韓國電影,貧富差距,社會階層

窮人身上有股「味道」

樸家小兒子多頌最先提出金家人身上有「味道」。這股味道不是狐臭、汗液、廉價洗髮水的味道,這股味道無法形容。

它像是地下室的味道,或者是衛生堪憂的貧民街區的垃圾味,有時也像地鐵裡瀰漫的味道,但好像又都不是。這股味道藏在金家人的身體裡,有時不小心就會散發出來。

金家人奇澤開車遇到意外急剎車後,會無意識地罵出髒話「阿西八」(韓國罵人語)。長年給上流階層開車的司機,絕不可能有這樣的習慣。這句髒話,也是一股說不清的味道。

二、如果我有這些錢的話,我也會超級善良

樸家人出去,都是衣著光鮮靚麗,語言談吐有禮貌,行為處事也與窮人們截然不同。

金家妹妹用內褲嫁禍了司機,被男主人發現後,他也只是讓老婆低調處理,不和尹司機直接講這件上不了檯面的事情,對外也隻字不提。對他們而言,這是一件「降低格調」的事情,不符合富豪的氣質。

樸家組織生日聚會,哪怕是臨時過來的嘉賓,都穿著體面,有廚師準備食物,有樂手拉大提琴,賓客都在互相敬酒談笑,場面十分和諧,人人面目可親。

所以,金家人在樸家別墅中喝酒的時候,爸爸忍不住說,「這家人真的很好騙吧?尤其是太太,很單純又善良」。

金家媽媽就回敬了一句:「如果我有這些錢的話,我也會很善良,超級善良」。說的是不是很有道理?有錢有時確實會讓人變得從容、寬容。

推薦閱讀:孩子幫忙做家事,家長到底要不要給錢?

三、階層的鴻溝,真的很難逾越?很難!

影片末尾,金家兒子給爸爸寫信說自己要買下這座豪宅,讓他上樓來生活。但是現實是會打臉的!

導演奉俊昊親自解答過:「如果以韓國現時的人均收入計算,要買下電影中的豪宅,會是什麼概念?需要547年。」那這套豪宅需要多少錢呢?大概1800萬美元,折合人民幣1.27億元。

如果不是能力超強或者際遇極好,普通人大概終其一生也只能夢想這樣的豪宅了。其實不只是韓國,京滬的不少別墅也是一兩個億的售價,也是小老百姓幾百年的工資,大多數人可能只能遠遠看看。

在幾次全球大分工、技術革命之後,全世界的貧富差距都在拉大,因為韓國的經濟太過依靠全球,最近這些年波動嚴重,社會的階層撕裂也就更厲害。

今年年初,韓國KBS以「財富的不平等」為主題進行問卷調查,結果顯示,75%的回答者認為韓國財富不平等現象「非常嚴重」,認為「不太嚴重」的人僅佔3%。

在如此懸殊的貧富差距之下,韓國窮人和富人的生活也天差地別。韓國首都首爾大區人口逾2400萬,幾乎占到韓國人口的一半,人口密集度達到紐約的兩倍。
首爾的很多樓房都配有可供居住的半地下室,不少韓國人就蝸居在半地下室中。人多,經濟不景氣,還沒有老家的田可以種,那會有一個結果,就是失業情況非常嚴重,一個警衛的職位,可能有500個大學生應徵。

《上流寄生族》裡的主人公金家也是如此。因為全家都沒有工作,需要給披薩店折包裝盒來賺錢糊口,必要時,只能蹭鄰居的Wi-Fi。以這樣的起點,怎麼拼?

傷痛的根源

電影裡,在樸家地下室居住的女管家丈夫回憶說,他和女管家婚禮好像也是在這裡辦的。

寄生上流,韓國電影,貧富差距,社會階層

鏡頭閃過的結婚登記書顯示,他生於1977年,妻子比他大三歲,另外還有一些大頭照片,他們是林肯、曼德拉、金大中和李姬鎬夫婦。

其中對韓國人影響最大的當然是前總統金大中。

1997年,韓國陷入金融危機。那一年,外匯儲備告急,韓國民眾紛紛將手中的黃金和美元捐給國家,讓全球都很震驚,不過即便如此仍然沒能將韓國從危機中解救出來。年底,金大中當選總統。

寄生上流,韓國電影,貧富差距,社會階層

算一下時間,金大中上任的時候電影中的吳某剛剛20歲,他沒能找到工作,自己開了一家蛋糕店,還倒閉了欠了一屁股債。

(註:韓國有人在台灣淡水旅遊時吃到這種現烤蛋糕,引進回韓國,當時韓國的麵包很貴,這種蛋糕價格便宜,很快就爆紅。但之後有節目爆料稱蛋糕在製作時為了控製成本,並非使用真正的新鮮雞蛋,而是添加蛋液,一時間對這種麵包店造成毀滅性的打擊。)

吳某開店失敗的同時,金大中也在努力致力於韓國的經濟復甦,為人詬病至今的臨時工、派遣工制度也正由他開啟,當然影響深遠的,是IMF的援助時附帶的很多條款。

我之前介紹過的電影《國家破產之日》,就介紹了那個危機來臨的時代,給韓國舉國上下帶來的深遠影響。外匯扛不住了,大量外貿企業倒閉,失業人數陡增,整個國家面臨破產的邊緣。

韓國人最後只好找了IMF尋求援助。這一援助不要緊,附帶了很多條件,讓韓國全面將大門敞開,經濟體係被強行地推進上了「全球化」的軌道。

1997年之前,韓國的經濟雖然有著相對市場化的特徵,卻不能不說它的市場相當封閉,例如,外國資本進入韓國重要行業(如銀行業等)幾乎不可能,外匯管制相當嚴格,商品貿易的本國保護極為到位(農副產品市場今天也還未完全放開)。

但是因為經濟危機,IMF「有條件地拯救」,讓韓國俯首稱臣,資本市場、重要行業、商品貿易市場、外匯進出等,外資均可進入(主要是美國)。連銀行這樣的命脈都放開到可以100%外資持股了,利息一度被要求加到30%之高,之後原有的財閥們紛紛破產,紛紛被外資取代。

推薦閱讀:4招無痛存錢法,與孩子養成存錢習慣

韓國的市場化程度越來越高,與國際接軌的範圍越來越大,但真正屬於韓國自己能夠控制的東西越來越少,大企業集團和幾乎所有重要行業的重要機構,均由外國資本控制,看上去韓國的三星是姓李的吧,實際上股權有一半在華爾街手上。

這種變化成就了韓國的經濟振興,但增長最快的是大財團,當年傾家蕩產捐贈國家的普通人雖然收入提高了,但他們無奈的發現,他們在整體收入分配金字塔的位置越來越低了。

《寄生上流》基於這樣的背景構建出來,只不過,寄生上流這樣的隱喻,肯定不只是存在於韓國吧。

原文出處【《寄生蟲》奪奧斯卡,背後卻藏著韓國老百姓20年來無法言說的痛苦

Tag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Back to top button
Close